色情app黄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宇文皓沐浴回来,还是一脸的怒气。

“处置了?”宇文皓进门就怒问道,“打死了吗?”

元卿凌含笑上前伺候,端水,擦头发,揉肩膀,“打发走了,这一次小惩大诫。”

“就这么轻易放过了她?”宇文皓怒气冲冲,实在也是不敢不生气,毕竟开始的时候他没有马上认出,还叫人家白抱了一下,老元可介意这事。

元卿凌道:“受人指使的迷途小白兔一只罢了,不愿意嫁给吴大学士,就对你下手了,想做侧妃。”

“指使?谁指使?”宇文皓随即想到一个人,“纪王妃?”

“就是她。”元卿凌拉着他过来坐下,“这件事情就不要再追究了,二妹已经很羞愧,如果再追究,她以后不敢来了。”

“她这一次没长心眼,开始还敢帮着小兰。”宇文皓哼道。

“被人利用了,别怪她,消气,消气。”元卿凌梳着他的后背,笑盈盈地道。

宇文皓声大且凶,“这一次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不予追究,若有下次,以后就别想进出王府大门半步。”

“好,好!”元卿凌保证,“我已经警告过她了,没有下次了。”

迷人少女阳光灿烂周末美拍

“还有……”宇文皓眸色一拧,怒气还是没消的样子。

元卿凌放开手,瞥了他一眼,“差不多得了。”

宇文皓怒气一收,拽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,委屈万分地道:“继续,像刚才那样,可久没享受过了。”

元卿凌失笑,看来男人也是要哄的。

抚了一番,两人说了会儿话,等他头发干了再睡。

宇文皓其实没睡得着。

他现在是特别小气的人。

纪王妃再一次犯在他的手里,他得琢磨琢磨怎么再收拾一顿。

这事他自己想想也后怕。

如果不是老元信他,如果不是那小兰道行未到,他这一次就栽了。

且不说旁的,当时如果鬼池里灯火再暗一点,自己警惕性再降一点,回身抱着就使劲亲……天啊,想想都恶心。

老元会怎么跟他生气,这点不消说,只怕气得连孩子都保不住。

而且,若果这事闹了出去,侧妃之位没小兰的,但是留在府中做个姬妾,每日恶心着老元,他也甭想哟好日子了。

想到这里,他真的是浑身怒火。

元卿凌伸手搭在他的胸口,迷糊地道:“慢慢想,总有办法对付她的,睡觉吧。”

宇文皓心底一柔,她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心意能这般相通,让他禁不住欣喜。

今晚这事,本以为叫府中的人闭紧了嘴巴,就没事了。

毕竟,始作俑者纪王妃也不敢说啊。

但是偏偏这事就传到了太后的耳中去。

当然,版本完变了模样。

说宇文皓带了府中一个侍女偷偷去了鬼池那边鬼混,殊不知被楚王妃发现了,当晚就大闹起来。

太后听了,不得了,楚王妃怀着身孕,哪里禁得住这般大闹?当下马上命人传了宇文皓入宫。

老太太直接质问,“鬼池的事情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宇文皓一怔,“皇祖母您知道了?”

听了这好,老太太差点没昏过去,指着他,“你好糊涂啊,楚王妃要是闹出个好歹来,没了肚子,我这条命也都给你了。”

宇文皓听老太太说得这么严重,连忙道:“皇祖母您放心,她没有闹,很明白事理,真的。”

“不行,不行,”老太太虽是虚惊一场,但是,也想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一定要解决的,她眸子定了定,道:“你的事情,我会与你父皇商量商量。”

宇文皓道:“不用商量,此事不用告知父皇,真没事。”

“得了,你回去好生看着她,再闹出这样的事情,我首先就饶不了你。”太后厉声道。

宇文皓这一通实在是稀里糊涂的,除了殿,便拉了嬷嬷到角落里细问。

他一听,也不得了,“事情哪里是这样?是谁在太后跟前胡说的?”

纪王妃如今得了病,是断不可能入宫跟太后说的。

“今日,皇后过来请安。”嬷嬷轻声说。

皇后不可能知道这事,除非是有人入宫告知她。

“今日有谁入宫给皇后请安?”宇文皓问道。

嬷嬷微笑,“这奴婢就不知道了,王爷若要问,得去问顾大人,顾大人今日当值宫门领侍卫巡逻。”

宇文皓马上就去找顾司。

顾司正在宫门处巡视,被宇文皓一把抓住,问道:“顾司,你老实告诉我,今天有谁入宫见过皇后?”

顾司怔了一下,“见皇后?齐王妃啊。”

褚明翠?

褚明翠和纪王妃两人互相不对付的啊。

“怎么了?”顾司见他满脸怒容,问道。

宇文皓看着他,“还不是你未婚妻闹的好事?”

“我未婚妻?”顾司不高兴了,拉长了脸,“别瞎说,我哪里有什么未婚妻?不许毁坏我的名誉。”

“元卿屏!”宇文皓冷道。

顾司一下子弯了眉目,“哦噢,是,她是的,她怎么了?”

宇文皓怒气冲冲道:“昨天她带了一个女子到王府去,这女子也是胆大包天,竟然敢潜入鬼池企图对本王诱之以色,被本王识穿之后查问才知道是纪王妃指使来的,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,殊不知今日宫里太后就知道了,还把整件事情扭曲,说我强拉了侍女到鬼池去,被老元发现,闹了一场,闹得差点连孩子都没了。”

“造谣?”顾司怔了怔,“齐王妃造谣?为什么要这样做?不过,这事是纪王妃指使的,为什么变成了齐王妃入宫告知太后?”

宇文皓想了想,“我也百思不得解。”

顾司道:“经过这一次,只怕太后会立定心思为你找侧妃了。”

宇文皓俊颜扭曲,“顾司,闭上你的乌鸦嘴。”

顾司很惆怅地道:“我这人,说好的不灵,但凡说坏的,一定灵,王爷娶侧妃,记得请我到府上喝杯水酒。”

“顾司,”宇文皓很认真地道,“你这辈子都别想娶元卿屏。”

顾司大手一搭过来,笑眯眯地道:“王爷也真是,开个玩笑嘛,气氛太沉重了不好,这件事情你放心,我一定会为你打听清楚的,你只管在府中等消息就是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