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样下载小黄车app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作为一个会跑酷的猫,克鲁克山敏捷度拉满。

更别提近乎无解的种族压制,斑斑这只小老鼠,根本不是对手。

它左闪右闪,只好逃窜到最近下水道里。

可惜,克鲁克山展现了什么叫爪如疾风,势如闪电。

它一爪子伸入栅栏网格式井盖的缝隙里,将斑斑给勾了回来,扯住了老鼠的头皮,疯狂甩来甩去。

有点绿巨人虐洛基的感觉。

不过就在克鲁克山下嘴的前一刻,罗恩冲了过来,他挥动着自己的包裹砸了过去,吼道:“快滚开!畜牲!”

克鲁克山跳了出去,低伏下身子,发出威胁的吼叫。

“罗恩,别伤害克鲁克山!”赫敏尖叫道。

威廉魔杖挥动,克鲁克山飞了过来,不过还是嘶吼不已,想要冲过去咬斑斑。

“看好的猫。”罗恩吼道,“斑斑病了!别让它靠近!”

妍子梦幻的可爱色戒

“克鲁克山并不知道它做错了!”赫敏说,“所有的猫都抓老鼠,罗恩!”

“波波茶就不会抓斑斑!洛丽丝夫人也不会!”

罗恩连忙将斑斑藏在了上衣口袋里,又狠狠瞪了一眼克鲁克山。

“除了这个怪物!”

“克鲁克山才不是怪物!”赫敏愤怒道。

弗雷德打断两人的争吵,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关心。

“罗恩,快点把的补药给斑斑服下吧。”

“对啊,斑斑瘦了好多,补药会有用。”乔治适时说。

两人不遗余力关心着,就想看看迷情剂对动物有没有用。斑斑变成了他们俩的一号试验品。

威廉抱着克鲁克山,撸了撸它的脑袋。

在高超的撸猫技巧下,克鲁克山逐渐安静,嘴里发出噜噜噜的舒服声音。

它抬起下巴,一副让威廉再挠一挠的模样。

威廉挠了两下,就索然无味了。他是个颜值控,克鲁克山长得一言难尽,他没有吸猫的胃口。

这时赫敏走来,似乎还很生气。

“很奇怪,是不是,克鲁克山从不乱吃东西。”赫敏说。

威廉点点头。

不过猫捉老鼠,有时候不一定用来吃的,也可能是用来玩的!

克鲁克山显然想玩一玩老鼠斑斑,和它发展一下超越物种的友谊。

和韦斯莱先生告别之后,几人进入了火车。

“嗨,威廉这边!”秋从某个车厢露出头,挥了挥手。

几人走了过去,发现卢娜和塞德里克已经坐在里面了。

“哇哦!”弗雷德擦了擦手,惊呼道:“迪戈里先生,不知我能否有这个荣幸,摸一摸的奖杯。”

塞德里克从口袋里,丢了一个级长徽章过去。“喜欢的话,就送给了。”

“这可是说的!”

“假徽章。”威廉魔杖轻点,徽章变成了一张白纸。

他再点了点,白纸变成了斑斑。可惜克鲁克山丝毫不感兴趣,甚至打了个无聊的哈欠。

弗雷德正想把假斑斑丢出去,塞德里克连忙道:“别丢,那是真的徽章啊!”

他魔杖挥动,老鼠变回了徽章。

塞德里克瞥了一眼自己好友,无语道:“威廉,真不厚道。”

弗雷德将徽章丢给了塞德里克,摆摆手道:

“塞德里克,不该这样说,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级长了,得学着珀西行使扣分权力……”

乔治模仿珀西道:“史塔克……因为的恶作剧,拉文克劳扣两分!”

大家都笑了起来。珀西最喜欢给双胞胎扣分。他一个人扣的次数,甚至比老好人弗利维教授还多。

塞德里克瞥了一眼秋,连忙给威廉使了个小眼神。

威廉立刻会意,惊讶道:“呀!塞德里克,不用去级长车厢吗?怎么还呆在这?”

不愧好哥们!威廉总是能第一时间明白他的意思。

塞德里克心里顿时舒服了。

他刚刚在车厢呆了半天,秋都没有问他这个问题。

趁着秋去上厕所,又暗示了好几遍卢娜,对方总是瞪着无辜的卡姿兰大眼睛,似乎没听懂。

平时看着挺机灵的小姑娘,咋关键时刻就教不上道呢?

所以说有时候,一个好的僚机,是多么重要!

也就他不是女孩,如果他是塞德莉克,肯定会喜欢上威廉,直接大胆去追了,病娇逆推也不是没可能!

赫敏算啥,那个叫芙蓉的法国妹子又算啥!还能抵得过“她”生米煮成熟饭?

塞德里克心里百转千回,面上故作叹息,开始他的表演。

“去不去都一样。我真不喜欢去级长车厢——我是说,我入学以来最大的错误,就是当了赫奇帕奇学院的级长。

我只想做个简简单单的小巫师,和威廉,和大家,和秋呆在一块!而不是去什么级长车厢。”

塞德里克说这话的时候,快速扫了一眼大家,最后在秋身上停顿了很长的时间。

来了!虽迟但到的舔狗技能,发动!

威廉紧紧搂着克鲁克山,不让自己笑出声。克鲁克山瞬间被他压扁了。

显然,塞德里克的舔狗行为,也引起了克鲁克山的不适,看它那张柿饼脸……都扭曲狰狞了!

安妮、卢娜和金妮三小只,正挤在角落看杂志。一直都很安静的卢娜,突然放声大笑起来。

此时的卢娜,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:静若瘫痪,动若癫痫。

刚刚还安静地好像一个仙女,此时仿佛控制不住自己,使劲拍打着桌子。

她笑得太厉害,手里的杂志掉下来,也滑到了地板上。

克鲁克山被吓得跳到了行李架上,炸起毛,嘶嘶地叫着。

好在大家早就适应了卢娜的风格,没有被吓到。

赫敏捡起被卢娜弄掉的《唱唱反调》,轻轻读了起来:

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失踪的摄魂怪!

上百年来,摄魂怪一直生活在阿兹卡班,我们不知它从何而来。

但最近有证据显示,摄魂怪们其实是外星巫师在地球的产物。

据笔者深入研究,摄魂怪们,没有自己的文字,所有知识只能通过口授世代相传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种生物,却拥有令人惊讶的天文学知识。

它们不用望远镜观察,就知道‘伽里弗雷’的存在。而这颗星球,至今没有被巫师观测到。

摄魂怪们将伽里弗雷亲切叫做“咖喱星”,上面生活着叫做时间领主的可怕巫师。而摄魂怪就是时间领主创造的。

法国失踪的摄魂怪,很可能是被时间领主用塔迪斯带走了。

摄魂怪既是坐标也是监测器,我们必须警惕时间领主的入侵,留给巫师的时间……真的不多了。

当然了,也有种有趣的说法,摄魂怪不小心进入了时空裂缝,回到了过去。

有巫师在1973年被摄魂怪袭击。他如今主动指认,失踪的摄魂怪,就是当年袭击他的那只。

如果是真的,这就代表,摄魂怪穿越回了二十年前。

这是目前比较贴近真相的两个假设,至于其它的,在笔者看来,都是阴谋论,或者猎奇说,不值一哂……

赫敏读完了,车厢内一片安静。

威廉忍不住摇头感叹道:“唱唱反调还是一如既往熟悉的味道。”

老洛夫古德也是蹭热度的高手。他能赚孩子们的钱,不是没有理由的!

……

……

(求推荐票各位,求月票。)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