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app里的视频

冯峰冷笑着,望着牛华腾这位牛叉哄哄的大人物脸上风云变幻着,内心真的很爽。

他不过是狐假虎威,趁机为自己出口气罢了。

曾经,冯峰和牛华腾在一场上流圈子的酒会上碰过面。

冯峰在上流圈子就是一般的小角色,而牛华腾自然很混得开。

那时候冯峰想和牛华腾套近乎,结果碰了一鼻子灰。

被人鄙视,真的很不爽。

如今,冯峰借着林飞的势,反打回去,背地里能偷笑三天。

他一本正经地狐假虎威,冷笑:

“牛华腾你现在觉得,自己还拽得起来吗?”

顿时,牛华腾冷汗直冒,脊背弯曲下来,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“林兄弟多有得罪,多有得罪!”

林飞神色冷漠,并不理睬牛华腾,然后望向苏婷婷。

清纯可爱的小吃货

“婷婷,你没事吧?”

苏婷婷听闻林飞的关心,顿时心花怒放,花痴般望向林飞,脸上红润起来。

“飞……飞哥,我还好,就是被她扇了两耳光!”

说着她指向还在懵逼状态的白幂。

此时此刻白已经意识到,这位自己看不起的少年,可能真的很牛,牛得让干爹彻底害怕了。

先前干爹,也只是因为对方有救牛奋的这个恩情,是紧张不好交代,根本不是害怕。

现在是彻底的害怕了。

然而,那少年却直接无视干爹。

狂妄是狂妄了点,可人家似乎真的有底气!

不得不说,白幂变脸真的很快,见苗头不对。

她立即笑颜如花:“哎呀呀,一场误会一场误会!”

她妖娆地,走到林飞面前,很**地像林飞抛眉眼。

企图用美色迷惑林飞。

林飞冷冷地瞪了她一眼,道:“婷婷你过来,双倍打回来。”

“啊!”

“啊!”

两个女人几乎同时惊叫。

白幂惊叫林飞不懂得怜香惜玉,自己都这样美色相诱了,他竟然视而不见,真该死!

苏婷婷惊讶,飞哥竟然肯为自己做主,让自己打明星的耳光!

女人吗,天生爱嫉妒。

人无完人,苏婷婷早就因为白幂作孽,偏偏生得这么美。

她觉得老天不公,很生气,很嫉妒。

加上,白幂抽过她的耳光,她早就想抽死这贱女人了。

可惜,两人的身份地位悬殊太大。

她觉得,可能这辈子没机会了。

不想,砰!

一个机会,惊人的砸了下来。

说真的,小女人的心眼在作祟,她真的很兴奋,很激动,婴儿肥的脸上,浮现了一抹狡黠和得意。

她觉得正好验证了那句话:苍天好轮回,可曾放过谁?

于是,她挺起了杨柳细腰,站在了高傲的白幂面前。

白幂目光猛然一冷,恶狠狠地瞪着苏婷婷:“我不信你真敢打我!”

然而,她的话刚落。

“啪!”

被打脸了,耳光清脆,她的脸轻微红肿。

她懵逼了,眼中噙着愤怒,扬起手想反打苏婷婷的耳光。

冯峰冷笑着,一把抓住了白幂的手腕。

“你还是乖乖的承受几个耳光,连你干爹都不敢动,你又算什么东西!”

“说好听点,你是明星!说难听点,就是戏子!在旧社会戏子的地位还不如青楼那些女人!”

无疑,冯峰的话,像是一把刀狠狠插在了高傲的白幂的胸口。

她气得胸口波澜起伏,颇为的壮观。

而牛华腾回过神来,猛然转头对着白幂喝道:

“跪下,向林先生道歉,向这位小姐道歉!”

“这……干爹……”白幂瞪大双眼,开始泪眼汪汪。

那点高傲在此时此刻,彻底被撕扯的粉碎。

尽管她很是不甘,但是……

最终选择了低头,跪在了林飞面前。

而林飞神色一如既往的淡漠,紧张、兴奋的苏婷婷,好不请客,

“啪!”

又狠狠地给了白幂一耳光。

“这是我还给你的!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她接连的又抽了白幂两耳光。

“这是利息!以后做人,还是厚道点的好!”

白幂捂着火辣辣疼的脸,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!

今天,真的栽了,彻底的栽了呀!

收拾完白幂,林飞淡漠的目光,再度落在了直冒冷汗的牛华腾身上。

“我的酒吧,你带着人砸的,我让你带着人装修好,你没意见吧?”

笑话,牛华腾哪里还敢有意见。

点头哈腰,一副孙子的模样。

“好,我一定办到。”

冯峰咧嘴嘿嘿一笑:“嗯,我来做监工。如果,他一日不到,事情算不了完!”

妮玛,欺人太甚了!

牛华腾欲哭无泪呀!

自己的时间多珍贵呀,一天能赚几个亿,自己却要来给人装修酒吧!

生无可恋呀!

……

与此同时,鲁彪的大弟子,马玉海已经带着上百号人来到了烂尾楼前。

他望着师父鲁彪死得如此凄惨,望着鲁乙洋,一身的子弹空,悲愤不已。

“谁干的,告诉我谁干?”

他对着陈恒通和五虎将怒吼。

陈恒通几人收拾完其他尸体之后,唯独,将鲁彪和鲁乙洋的尸体,整理好摆放整齐。

然后通知了武林协会的人!

鲁彪死了,武林协会的人,不可能善了。

陈恒通觉得,无论这个雷多么难抗,也得抗下来。

当然,他不傻,不会承认是他们杀人,也不想说是林飞杀人。

而是,将矛头指向了华南王。

“马兄节哀!事情是这样的,我来的时候,你师父已经死了。但是,当时谢运长在这里”

“而且,华南王的儿子苗虎也在这里。苗虎亲口承认,鲁乙洋是他杀的!”

“而谢运长又是苗虎的师伯……”

“至于真相,我就不知道了!”

陈恒通果然是老江湖,他不会像林飞那样耿直,做过的事情,就是做过,绝对不会抵赖。

他是对自己不利的事情,他会忽悠,能将祸水引到别人身上,就引到别人身上。

这个江湖,本来就是尔虞我诈,这也是这些大佬们经常玩的游戏。

而且,他说话很有技巧,我只是给你说一点事实,至于真正的真相,你们自己猜去吧!

“什么?”马玉海睚眦欲裂,“你的意思,是谢运长杀了我师父?”

“不不不……我可没这么说,我只是将我知道的说了出来,至于真相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说完,陈恒通转身,带着五虎将就走。

马玉海悲愤地喝道:“你给我站住,我凭什么信你?”

“你不信我也没办法!”陈恒通一脸的无辜,“本来,我也是受害者。我女儿被华南王的儿子绑架,我不过是来救我女儿的。”

“至于你师父的死,我也很想知道真相。你看看,他好像被人拍死的。就我这点本事,你觉得我能拍死你师父?”

“这……”马玉海仔细一想,反而真的被带沟里去了。

“好你个谢运长,我师父待你如亲兄弟,你竟然……”

他悲愤的眼泪都滚落下来,对谢运长恨得咬牙切齿,恨不能剥了谢运长的皮,抽了谢运长的筋!

Tagged